正昌首頁 關于正昌 業務領域 新聞快訊 經典案例 正昌文苑 咨詢留言
每周之星
陳立啟律师
業務領域
訴訟法律服務中心
民商事部
刑事部
行政部
非訴法律服務中心
政府法務部
建筑房地產法務部
公司法務部
 
正昌文苑  
潘金蓮的權利(黃雄雄)
發布時間:[2014-8-3]     瀏覽次數:1294次
潘金蓮的權利
黃雄雄 寫于2006年冬
    潘金蓮何許人也,不消我多說,大家也都心知肚明,這似乎已在國人心中形成了一種共識、一個默契,彼此會心點頭卻心照不宣。我為了寫這篇文章特地去圖書館找《水滸傳》和《金瓶梅》,可不知什么原因,堂堂一個大學圖書館,居然沒有《金瓶梅》,故此在文中許多地方不能引用原文,只可參照《水滸傳》和記憶中的《金瓶梅》片斷,加以演繹。
    權利是什么呢?據我國憲法所述,權利指的是在一定法律關系中,法律關系的一方對另一方所享有的可以要求做出一定的作為或不作為,并為法律法規所認可的一種資格。而對于個人來說,人權無疑是最基本不過的權利。
 
一、人身商品
    在《水滸傳》第二十四回對潘金蓮的出身作了這樣的簡略介紹:“那清河縣里有一個大戶人家,有個使女,小名喚作潘金蓮,年方二十余歲,頗有些顏色。因為那個大戶要纏她,這女使只是去告訴主人婆,意下不肯依從。那個大戶以此惱恨在心,卻倒賠些房奩,不要武大一文錢,白白地嫁與他。”雖說施耐庵對女人有莫名的仇恨心理,恨不能將書中所有女人寫成淫娃蕩婦,最后被所謂的英雄男兒一刀殺了,但他在這里卻忽略了一個細節,即潘金蓮不肯依從,這無疑從本質上反映出潘金蓮并非天生淫賤,她本也是潔身自好,后來淪落屬于迫不得已。蘭陵笑笑生看到了這個漏洞,在《金瓶梅》中對這段文字加以補充創新,說潘金蓮當使女時與大戶偷情,被大戶妻子知道,大戶忌憚妻子雌威,只好將潘金蓮送與武大,但他和武大之間也形成一種默契,即他可以來與潘金蓮偷情。到這里,潘金蓮是淫婦已毋庸置疑。
    在第一部分,我先不談論潘金蓮淫賤是否合法,該受法律保護,而是著重要談談她成為一件商品,任由大戶將她倒賣送人,她的權利有何保障。(注意:歷史有歷史的原因,本文只就一些現象運用當代法律加以評斷,并不觸及當時社會實質,否則本文就行之不通了。)
    當今法律對人的保護最基本的無疑是人權,這人權是自然權,具有永久不變的價值。我們國家2004年憲法修訂案中已加入“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的規定。而潘金蓮在書中已成了一件商品,她最基本的人權已得不到保障。試想一個人連人權都失去了,那她還是一個完整意義上的人嗎?答案是否定的。既然人權都得不到保障,那么人身自由、人格尊嚴更是無從談起。民法中稱人的民事權利是與生俱來的,她潘金蓮的一切卻已架空了,難道不允許她有所反抗嗎?當然允許。
 
二、通奸無罪
    《婚姻法》規定結婚必須是男女雙方完全自愿,不許任何一方對他方加以強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可當潘金蓮嫁給武大郎時,有誰問過她的意愿呢?沒有!但她顯然是不愿意的。這也就可以說她與武大的婚姻是可撤銷的。即使當這婚姻存在,她基于感情生理需要,自愿發生婚外性行為也是合理的。再則通奸無罪,婦女有自由支配其肢體器官和其他組織的權利,更有現代意義上的貞操權的實質是自然人的性自由。而所謂性自由其本意在于自然人對自己的性利益的支配。明顯的,潘金蓮與西門慶發生婚外性行為也就是所謂的通奸,本身是無罪的,只是不受法律保護,要受道德譴責。
 
三、死亦可憐
    潘金蓮的死可謂是武松的濫用私刑,她未經公開審判就被武松手起刀落送入黃泉。在這里她的生命權有誰保證呢?當然潘金蓮也是罪有應得的,誰叫她戀奸情熱失去理智謀殺親夫呢!故意殺人罪在當代同樣也是不容的,只是現在不允許同態復仇而已。所以她應該受到公平公正的審判,判死刑上斷頭臺,那樣她才死得其所。武松根本無權代為行使國家司法權,非但無權,反而還是一種惡劣的犯罪行為。再有我們從書中可以推出潘金蓮心中最愛的人是武松,西門慶只不過是武松的一個代替品。可武松鐵石心腸,非但不領情,還義正辭嚴拒絕她。一個女人遭受此等侮辱,那種心理變異也是可想而知的。
 
四、結語
    縱觀潘金蓮一生,他充其量只是一件商品,任人甩賣,權利于她無從談起,可悲可憐。
   
 
地址:浙江省蒼南縣靈溪鎮人民大道華府新世界花園2幢8樓   傳真:0577-64759360   Http://www.bwoyfx.live
Copyright © 2011 浙江正昌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接:鎖體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